关于旅行

旅行

前些日子,朋友发来QQ消息,问我是否有意买辆单车到学校周围骑骑。我听完很是高兴,年轻躁动的心,谁不愿出去走走看看?但我却立马回绝了,原因很简单:买车,我没有多余的钱;骑车,我没有空闲的时间。

我也不是没想过出去旅行,事实上我想过很久,正如青春期的少男少女,谁又不渴望轰轰烈烈的爱情?一颗孤独的心,总希望到远方流浪。但远方有多远呢?我不曾想过。我只是知道,旅行,对于现在的我,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梦,一个快要被遗失的梦。而我,终将在这场梦中沉沦。我考虑每一件事,总想的太多,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将它放大,再放大,直到它破灭。想太多便有牵挂,有牵挂便放不下。于是,我注定只能被困在这囚笼的学校,对着无聊的电脑敲这些不痛不痒的文字,然后开始莫名的感伤。

说起旅行,我也去过一些地方,比如海风习习的福建,比如人间仙境的九寨沟,比如仙风道骨的峨眉,再比如古色古香的凤凰,还有伟人的故乡韶山。可我一直不敢认为这些就是旅行。这些顶多算是一些嬉戏打闹罢了。在我细腻而敏感的神经里,旅行是一件分外神圣的事情。我对旅行,有如僧人对佛教般虔诚,我不是佛教徒,但我把却旅行作为我一生的信仰。在我看来,旅行不是茶余饭后拿来炫耀的谈资;也不是工作之后减轻压力的消遣方式。旅行是一种生活态度,是一种生命价值的升华。旅行是一场修行,是一种信仰。旅行,不必在乎出发点,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只是沿途的风景,以及那看风景时的心情。

我看过一些关于旅行的书,看过一些冒险家的故事。对于这些勇敢的冒险者,我有的只是无尽的羡慕与景仰。我记得有一个弱小的女子,只因一次在杂志中无意的看了些图片,只因脑海中瞬间擦出的花火,背上行囊,偕同爱人,不顾一切地冲向撒哈拉。这是一个怎样性情刚毅的女子,怎样一个追逐心灵方向的女子。她曾天不怕地不怕地对着世界呐喊,远方有多远,请你告诉我。是啊,远方能有多远?谁又能知晓呢?她叫三毛。我还记得有一个在上海读书的云南小伙,只为完成那埋藏心底的最初梦想,毅然决然地辞掉优越的工作,骑车横跨亚欧大陆。这又是一个怎样倔强顽强的男子,怎样一个奋不顾身的逐梦青年。他在他游记的末尾写到:“这一切都是青春的幌子,不安的青春会让我去做一些出格的事情。这些事情足够疯狂,足够绚丽,足够另类,甚至足够可耻,然而,那又有什么呢?……我依然年轻,我心中依然有梦想。或许有一天,我老了,坐在摇椅上晒太阳,嘴角会因今天的痛苦而得意地翘起。”是啊,梦想的旅程永远让人刻骨铭心。他叫郑盛,一位伟大的单车骑士。

喜欢一句话:

一个背包,一台单反,一份喜爱而自由的工作和一颗所走就走的勇敢的心,那便是我认为的最好的生活方式。我想,或许有一天,我也会背上沉重的行囊,咬咬牙,然后走向远方。

用相机记录风景,用文字记录心情;走陌生的路,听陌生的歌,看陌生的风景;入陌生的城,遇对的人。这,便是旅行的意义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