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颠沛流离

颠沛流离。这是我坐在回学校的车上想到的第一个词。

我查了字典,它说的是生活艰难,四处流浪。这和我的情况有些偏差:生活艰难我还达不到那种境况;我走过的路更称不上流浪。但就是在这辆车上,特别是在司机走走停停,颠簸的让人想吐的时候,我确实是有这种感觉。

我又来到了这座城市,第三次。

“三”是个神奇的数字,不多不少。正如这座城市这次给我带来的感受,没有第一次的那么好奇,也没有第二次的那么失望。

我想我是该认真地走进这座城市。

于是,我第一次认真地走在这座不是很繁华的城市的街,尽管头上顶着火辣的太阳像是顶着热水壶;我第一次认真地呼吸这座城里热浪般的空气,尽管PM2.5有些超标;我第一次认真地感受迎面而来的似有似无的风,它们正像我此刻的心情飘忽不定;我第一次认真地看着一辆一辆琳琅满目的车排着队似的在我面前急速驶过,带起一股股夹渣着汽油味的热浪还是让人感到一丝畅快;我第一次走进一家安静的小店,坐在靠窗的桌子前,认真地看身旁走过的一群和我一样拎着大包小包的人,想象着他们是出于何种原因来到这座陌生而不起眼的城市,又想象自己为什么会坐在这里。

我想起几年前,有个人每天都会不厌其烦地在我耳边说,你是谁?你来做什么?你要什么?那时我还觉得这个问题幼稚而又可笑,答案不是早已简洁明了?考生,高考,大学。可一年多过去了,高考早已成了过去时,我也不会像以前一样,为了某个考试或者没做的作业而胆战心惊,也不会再有人在我耳边问我,你是谁?你来做什么?你要什么?我也已经开始不太清楚这个问题答案是什么。当年的答案早已成了一具残骸,被无情的时光放浪;而如今的答案却像如今的空气一样,还没来得及让蒙尘沉淀下去,却又再次变得浑浊不堪。 我想象着,我们是有无数种理由走向一座城市,比如求学,比如不安于家乡的现状,比如谋求一份更好的工作……就像林徽因所说,爱上一座城,也许是为城里的一道生动风景,为一段青梅往事,为一座熟悉老宅。或许,仅仅为的只是这座城。就像爱上一个人,有时候不需要任何理由,没有前因,无关风月,只是爱了。走进一座城市,我想,有时候也不需要太多的理由。

我不知道此刻我身旁走过的这些人是否真的喜欢这座城市,甚至我连自己都不太确定是否喜欢。我只是知道每一座城市一定都承载了无数光荣的梦想与希望,又或者是无数凄然的挣扎与屈辱,又或者是无数刻骨铭心的爱恨与情仇。我只是知道我们都被带上了相同的枷锁,在热辣的阳光下跳舞,幸福地,或者不幸福地,流着汗或是泪。我只是知道在我耳边正有无数的灵魂在诉说着一个又一个的梦,因为我们都被烙上了相同的标签。这注定是一个漂泊的年代。

最后,我想写下我在博客园里看到了一句话:

我如同永不老去的时光,奔腾不停,只渴望在某一天能找到属于自己的辉煌,如同蜗牛终将爬上金字塔的塔顶,欣赏大地第一缕阳光,沐浴人间第一丝温暖。

然后,我希望,在我某天转身离开这座城市的刹那,我会想,也许我的颠沛流离是值得的。

失眠

失眠的感觉像是自杀。

这是我曾在郭敬明的文章里看到的一句话。

我已经不太记得是在他的哪一篇文章里看到的,也不太记得他是以什么样的姿势写下了它。

我只是知道,在今晚,就在这朦胧一片的夜色里,当我的指尖在微微发亮的手机屏幕上尖锐划过的时候,我深切体会到了这种感觉。这是一种死亡般的感觉,我感受到了,正如我清晰地听到我的心在胸腔里跳动;我清楚地感觉到我的血液像打翻了的开水,在体内沸腾,然后肆意地向身体各处蔓延。

据说,当你失眠的时候,你将会出现在别人的梦里。倘若是这样,我真很想知道那个人在哪里,然后将他弄醒,痛打一顿。

我们总是以一种卑微的姿势蜷缩在黑暗的角落里,等待黎明的到来,直到忘却了生命的意义。

失眠还是等待,我分不清。

我只是知道,当看着昏暗的天空一点一点地变亮,当黎明狠心地咬破夜的唇,在黑暗的天边漠然画上一笔苍凉的血色时,人却是有多么的孤独。

End